其间

其间

2017-03-13 05:28

蒲先生说,儿子一直都很懂事,一定遇到危险了。蒲先生夫妻两人连夜从广东河源赶往陕西商洛。

然而,除了接到一些诈骗电话外,儿子的下落几乎没有任何线索。蒲先生心想着,钱是从北新街道取走的,他们应该藏在这一带。5月4日,在一位好心人的提醒,夫妻两人孤身潜入一个疑似传销组织的窝点。蒲先生说,在北新街道附近几栋在建建筑里,有大量外省口音的人员聚集在那里,有男有女,还有不少年轻人。“他们看起来与一般人不同,比较警惕。”

5月7日,成都大学官方微博发布确认蒲强与家人失联。 10天寻子,几乎拖垮了蒲先生两口子的身体,他们不得不返回成都等待消息。记者也了解到,成都警方已就此事立案调查,并且与陕西商洛警方取得联系,发函请当地警方协助调查。

儿子没在自己面前哭过,蒲先生意识到严重性,很快给蒲强的银行卡汇去了4万元。

4月22日发现蒲强未归后,同学联系上了远在广东河源打工的蒲强父母。当天,母亲给蒲强打了90多个电话,一直联系不上。直到当晚10点过,蒲强回电话称,人在陕西汉中,已买好23日从汉中回成都的车票。第二天,蒲强又说前一晚与朋友喝酒,起太晚没赶上车。还说,已买好了24日的汽车票,马上回去。

从5日起,一则求助帖子在网络上流传。成都大学大三学生蒲强应初中同学邀约,请假前往陕西旅游至今未归。其间,曾向家人索要3万6千元手术费,之后失去联系,家人猜测蒲强陷入传销组织。

蒲强的大学同学说,4月12日,蒲强离开成都时称去陕西旅游,还向辅导员请过假,大概过了一周后,假期完了还没回来。同学通过电话、短信、qq等方式,但都没能联系上。

4月22日,成都大学大三学生蒲强(化名)请假前往陕西见同学旅游未归,4月24日,他突然给家里打电话痛哭称急性胃穿孔马上做手术需要三万六千元。父亲汇款过后不到10分钟,在一个陌生中年男子陪同下,蒲强到银行柜台取走汇款,身体并无异常。随后,家里和他失去了联系。4月27日,蒲强父母前往陕西商洛寻子。在寻子的10天里,蒲强父母遭遇不明身份人员跟踪、砖头殴打。

4月27日,蒲先生夫妻到达了陕西商洛,此时距离蒲强失联已经3天。一路上,蒲先生夫妻两人举着儿子的照片,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寻找,见人就问:“这是我儿子,你们见过他吗?”在一些饭店,蒲先生拿着儿子的照片走进去,人家以为是前来讨饭的,直接赶了出去。

蒲先生说,当天正当他和妻子在附近寻找时,遭到几个陌生男子跟踪殴打,“他们还拿砖头砸我们。当时头部砸出了血,现在还头昏。”此后的几天,蒲先生接连发现有人跟踪他们,有的甚至在他们的住处骚扰。

“他一直在应付我,总说明天就走,快了快了……”刘冰说,“24日我再打电话他就已经关机了,登他qq也显示密码错误。”刘冰说,从4月24日至今,她一直试图联系到蒲强,但都未果。

5月4日,夫妻两人孤身潜入一个疑似传销组织的窝点。遭到几个陌生男子跟踪殴打,“他们还拿砖头砸我们。”接连有人跟踪他们,甚至在他们的住处骚扰。

24日一大早,蒲先生还专门打电话提醒早点去赶车,电话一直无人接。半个小时后,回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口音:“我是蒲强的同学林静,你儿子得了急性胃穿孔,医生说必须马上做手术,手术费需要3万6千元。”电话那头,还不时传来儿子疼痛的呻吟哭声。

夫妻两人从早上一直找到深夜,累了就坐在地上。实在困得不得了,就在附近找一家便宜的旅馆住下。蒲先生告诉记者,就在商州区北新街道一带,多个当地居民告诉他,附近隐藏有好几个传销窝点。蒲先生认为,儿子可能陷入了传销组织,但是当地没人愿意带他去找。为此,蒲先生甚至出高价、经过一番沟通下,委托出租车司机帮忙寻找。其间,蒲先生接到不少诈骗电话,称蒲强就在他们那里,需要拿钱来赎人,还不能报警。

24日,把钱汇到儿子卡上后,蒲先生隐约感到不对劲。随即,他查询发现钱已被取走了。奇怪的是,儿子说在汉中,钱却是商洛市北新街的一家银行网点被取走。而此时,儿子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怎么也联系不上了。

蒲强失联前,曾跟女友刘冰(化名)透露过一些信息。刘冰说,自己也不清楚蒲强为何会突然去商洛,“他说约了初中同学林静,但这个林静我从来没听过。”刘冰还登上蒲强的qq,在qq联系人里也并未找到“林静”这个人,从4月14日到23日,刘冰几乎每天都给男友打电话,催促男友回来。

事后商洛市北新街银行大堂经理查看监控证实,4万元汇款是蒲强本人4月24日上午10点45分在柜台取走的,距离在蒲先生汇款不到10分钟。当天陪同取钱的还有一名中年男子。“蒲强到14号柜台去取钱,那位中年男子就坐在等候区。”大堂经理说,从表面看,蒲强身体并无异常。